欢迎光临广西法制网!

今天是 2024年02月29日 星期四

关注社会热点

一起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高考状元杨仁荣:2009年突然失踪,母亲患癌才现身,道出失踪原因

高考是什么?高考是国家选拔人才的机制、高考是广大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考验、高考是人才筛、高考是独木桥。

每年高考每省都会有数以千万的考生奔涌过河,其中的第一名被称之为“状元”。

“状元”少见,但世俗社会中对“状元”的歌颂却屡见不鲜,在普通人眼里“状元”必然是聪明的,耀眼的,思维敏捷的,道德高尚的。

在他们的想象中“状元”拥有一切的美好,他绝不可能跟抛父弃母9年杳无音信的杨仁荣扯上关系。



所以当大家得知癌症母亲在镜头前苦苦呼唤的儿子,曾是一名“高考状元”时都炸开了锅,前途无量的省级状元,断联断亲的肄业青年这其中何止天堑。

这天地的落差背后杨仁荣又经历了什么,才导致他成为如今的模样?骤然失踪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苦衷呢?

选错专业,无心学习

2003年金秋9月瓜果飘香,这是一个大自然收获的季节,也是广大学生开学的季节。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门口,布满了各个院系的遮阳棚,学长学姐们举着院系牌尽职尽责地接引新生。

刚下车的大学生们、有的是坐私家车来的、有的是坐出租车来的,还有的是从公交地铁站走来的。



他们大多都洋溢着笑脸,身旁跟着拖着行李左右照顾的父母,杨仁荣也是如此。

虽然和大多数学生一比,杨仁荣及其父母的穿着打扮明显不如,但他们三人却并未感到羞怯,因为杨仁荣作为自省的理科状元,学识给了他底气也惠及了父母。

杨仁荣选择的专业是飞行设计专业,这在北航是相当热门的专业,却不是杨仁荣真正热爱的。

这个专业是家里长辈共同商议的结果,显然是考虑到了就业前景和师资力量等因素。



虽然专业并非杨仁荣所愿,但他还是有底气把它学好,毕竟他前十几年还未在学习上跌过跟头。

显然前期的杨仁荣还沉浸在分数加持的优越感中,殊不知当一个人心中有了真正想学的专业,他是无法不在意地去专心另一领域的。

杨仁荣自己就是这样一种完全没法一心两用的人,他向往的是可以用以探索广袤宇宙的物理学,不是商用飞机的零件开发学。

在他看来不管是飞机的零件设计还是开发,将自己的毕生所学用到这种地方,终身从事这种职业实在太过庸俗。



一旦厌弃的情绪产生就必然导致学不进去,在一个80%都靠自学的大学,倘若讨厌自身的学科是非常危险的。

好在杨仁荣还是有些好学生的傲气,他不允许自己挂科,于是便养成了考前突击敷衍考试的习惯。

考试虽容易过心里的关卡却难过,负面情绪不加以排解在自欺欺人了一学年后,杨仁荣终于爆发了。

他开始不在意学分不在意考试也不在意绩点了,杨仁荣只抱着物理学的书在宿舍闭门造车,这样的结果就是挂科。



老师的劝告室友的提醒挂科的警告,杨仁荣通通充耳不闻,这种情况下杨仁荣也不是没有想过转学科。

但他一动这种念头就会想到父母殷切的双眼,想起3岁夭折的妹妹,想起自从妹妹去了后父母便把他当作精神寄托的神情。

他们不会同意的他们不会接受自己儿子的失败,亦如自己也不会向他们承认自己的失败,于是在这种无法改变的状态下,杨仁荣的学业一路滑向了低谷。



时光匆匆如流水,转眼4年大学生涯已经过去,室友同窗都奔向了未来,只有杨仁荣因为多科没过被一纸肄业证书停在了原地。

昔日的理科状元不得不离开了象牙塔,窝在小小的出租屋内,继续幻想着未来能够反败为胜一展宏图。

做梦谁都会做,但做梦的资本不是谁都能有的。

杨仁荣的家庭并不富裕,父母皆是老家工厂里的小工,往日里供他学习已是极限,如今他已经毕业断没有再问家里要钱的道理。



不问家里要钱,杨仁荣就必须找一份工作度日,依他的性子自然是低的看不上,高的呢又看不上他。

符合专业的他又没有毕业证,不符合专业的又需要工作经验,选来选去最后杨仁荣竟然只能暂时找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兼职做。

兼职招的就是临时工,临时工意味着收入不稳定,一边是不稳定的收入,一边是稳定要交的房租水电,果不其然杨仁荣很快便入不敷出起来。



生存威胁近在眼前,杨仁荣又不愿父母知道自己的情况,无奈之下杨仁荣选择了欺骗。

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要了5000块谎称考研,父亲果然不疑有他一分不少地打来了,并且还督促他注意身体别学得太猛。

撒谎就像画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真正的圆的,就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一能瞒得住的谎。

杨仁荣拿到5000块做了什么?老家的父母又是何时戳破他谎言的?杨仁荣失踪九年和这件事又有没有关系呢?

不堪压力,主动失踪

杨仁荣生在南方是江西省宜黄县人,那里有一个特点就是宗族观念很重,宗族观念重的家族通常都有极重的阶级观念,杨仁荣所在的家族就是如此。



现在是新中国新世纪,这些大家族自然不会像古时候那么夸张,但杨家依旧保留了一个习俗,那就是凡家族内有人考上大学,都要将毕业证寄回供在祠堂。

所以杨仁荣的父亲在他毕业后,经常都会打电话催促此事。

时间一久催促的次数一多,杨仁荣就会刻意不去接家里的来电,这一次借完5000块后也是如此。

儿子的电话经常打不通,族里又常来催促毕业证的事,杨仁荣的父亲就只好找了一个在北京的子侄,去儿子住的地方去催促。



这一去杨仁荣考研的谎言自然不攻自破,得知儿子没有考研也没有正经工作,再联想到不久前打过去的5000块,母亲吴细女彻底慌了。

她担心儿子误入歧途于是当晚便买了火车票,一路赶到了北京。

到了出租屋的吴细女看着屋内杂乱的环境,和儿子消瘦的脸庞不由得十分心疼。

可等她刚要开口关心儿子的身体时,却看到了一个她想都没想到的东西—肄业证。



吴细女一把拿过肄业证仔细地观看,确实是写着儿子的名字不错,这下儿子毕业后的异常举动就全部可以解释了。

想通后吴细女自然勃然大怒地将杨仁荣痛斥一番,怒骂过后便是劝解,她想要儿子努努力将挂的科目补回去,可杨仁荣却丝毫不听并且还表示她管的太多。

儿子叛逆的样子另吴细女无奈也无法,她强求不了就只能回去找丈夫商量对策。

离开时看着颓丧在床上的儿子吴细女留下最后一句重话,她直言如果杨仁荣想他们夫妻俩好好活着,就去找工作或补考。



这句话不可谓不重,但也没动摇杨仁荣心里的选择,在杨仁荣看来补考是不可能的,找工作依着他如今的学历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那就唯有一条路那就是创业。

创业自然需要启动资金,如今谎言暴露家里是肯定要不到钱了,杨仁荣就把主意打到了银行上。

在找朋友一通操作后,杨仁荣还真的贷到了一些钱,他想得很好先从小本生意做起等慢慢攒够钱了,再做与梦想相关的事业。



可惜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刚出校园什么行业都不了解的杨仁荣,进了创业的市场简直像一头浑身是宝的猪仔。

不过短短一年杨仁荣就把贷的钱全部赔光了,这下彻底没辙的杨仁荣房租都交不上了,更别说还背着银行的债务。

生存问题永远是第一要解决的问题,急来钱的活自然还是临时兼职,可临时兼职能保证杨仁荣不饿死,却不能保证能供上杨仁荣的贷款,所以不出所料地杨仁荣断供了。

客户断供在银行是常有的事,一般这个时候就是催收公司上场的时候了,杨仁荣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弃用了自己的手机号搬离了住址。

在那个时候找人还不像现在一样容易,一时半会催收的还真找不到杨仁荣的人影。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催收公司是找不到杨仁荣本人,但他在银行填资料的时候,却填了亲友父母的信息呀。

银行催收找不到杨仁荣,自然就一通通地打电话给他的父母,接到电话的吴细女显然也没料到,她那么威胁儿子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然而教训儿子还是得放到最后,眼下把贷款还了才是急事。

毕竟即使在当时网络不够发达的时候,银行的能量也不是他们这种普通家庭所能抗衡的。

为了儿子的前途着想,也为了一家人的脸面考虑,吴细女夫妻急匆匆地去银行提出了两人多年的存款,才堪堪添上了这笔债务洞口。



父母这边凑钱把贷款还了杨仁荣自然能第一时间知晓,对于父母亲的愧疚也再一次袭上了他的心头,愧疚意味着压力,杨仁荣深知自己身上已经不能再压上稻草了。

所以他并没有和父母沟通,而是选择在2009年3月12日用朋友的手机发送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报告自己如今平安也希望父母亲保重身体,发送完之后杨仁荣就彻底地联系不上了,这就是杨仁荣9年来最后一次给家里的消息。

和家里断了联系杨仁荣准备去做什么?吴细女的身体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迈向癌症的?9年后现身杨仁荣和父母回家了吗?

9年再现,母亲患癌

前脚刚给儿子还上债务,后脚儿子就发来如此意味不明的短信,简直是让吴细女夫妻又惶恐又恼怒。

二人当即给这个号拨打了数通电话,好不容易对面接通了,可接电话的人却不是杨仁荣,而是自称儿子朋友的小伙子。



小伙子显然不愿意透露杨仁荣的行踪,对于吴细女夫妻的询问并不作答,只是装作很忙挂断了电话。

这下夫妻二人傻了眼,她们深恐儿子是不是误入了什么不法组织,在家越琢磨越害怕的两人,索性便收拾行李去了北京。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杨仁荣为了躲债早已不在原先的居所了,所以夫妻二人此行注定是扑了一场空。

住处找不到儿子又没有固定单位,吴细女夫妻就唯有去儿子原来的学校打听,有没有杨仁荣的校友知道他如今在哪。



这本就是病极乱来的招数自然没有效果,无奈之下吴细女夫妻只能厚着脸皮向房东打听,房东和杨仁荣不熟,却很熟这类无业游民的生活规律。

经他指点二人便去了几家附近的网吧饭店询问,确实也问到了那些是杨仁荣常去的地方,但很遗憾工作人员都说已经好久不见他了。

夫妻二人可谓是穷尽了脑汁也再也想不起其他方法了,为今之计只能转头去当地派出所挂失踪案。

成年人的失踪一般是很难立案的,因为很难界定他到底是主动出走还是人为胁迫,况且杨仁荣父母所能提供的全部信息,都将情况指向前者。



不过既然民众报了案警方也不会坐视不理,只是在信息还不发达的当时,想要在人流量巨大的首都寻找一个成年人的难度很大。

警方也只能尽力而为,而吴细女夫妻所能做的就是回去等待。

刚好二人的存款也快禁不住北京的花销,商量过后吴细女还是决定和丈夫回家等消息。

两人一边在家打工一边等民警的消息,只要一有儿子的信息她们就随即上京,就这么周而复始的找了9年。

这9年夫妻二人找过杨仁荣工作过的饭店、待过的销售公司、打过工的超市,可惜因为信息差的缘故都错过了。

最后一次得到儿子信息是2017年4月,那时杨仁荣已经登上了北京到西安的火车。



吴细女不是没想过继续追到西安去,但身体却不允许她再次追逐,9年来的你追我赶以泪洗面已经耗空了她的身体。

医院的检查证明无情地证明了这一事实,吴细女被诊断出了子宫肌瘤。

医生告诉吴细女她患的是子宫梭形细胞恶性肿瘤,这种病可以通过手术切除但复发的几率很大,且只要复发一般病人活不过两年。

听到这个噩耗吴细女几欲昏死,儿子还没找到自己就患了癌症,难道自己注定死前也不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了吗。

在这种情绪的包围下,吴细女接受治疗的心态很不积极,期间甚至几度要放弃治疗回家等死。

看着妻子如此痛苦杨崇生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为了妻子能够安心接受治疗,也为了夫妻二人能够见到儿子,杨崇生想到了求助媒体这一做法。



不到万不得已杨崇生是不想用这个方法的,因为这样做相当于家丑外扬,而且对儿子的名声影响很大。

但是如今妻子的病情要紧,也就没法顾虑那么多了,他相信即使儿子知道了也不会太过责怪自己。

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句话充分表明了社会上普遍的民众,最爱护的群体就是老幼。

所以当这两种群体受到伤害时,引起的传播速度是惊人的,更别说里面还参杂“高考状元”“人才陷落”等议题。

火爆的话题加上吴细女在病床上悲惨地哭嚎,一时间传遍了各大网友的界面,网友们都加入了进去纷纷呼吁杨仁荣早点回家。

这么大的阵仗只要生活在现代社会就不可能忽略,杨仁荣当然也看到了这则寻人新闻。



看着视频里憔悴衰弱的母亲,杨仁荣简直不敢相认,明明几年前的时候母亲还是精明能干的模样,如今却已经华发满头身子佝偻了。

杨仁荣自责痛悔的泪湿了眼眶,看着上面的联系号码,再也不管自己衣锦还乡的坚持打通了这条电话。

几天后杨仁荣决定回家,听说儿子决定回来,吴细女眼光里终于有了神采。

为了能第一时间见到儿子,吴细女和丈夫早早地便等待在了机场,一起等候的还有许多媒体以及热心的网友。

待杨仁荣的身影缓缓出现在视野里后,吴细女还是掩不住眼中的泪水奔涌而出,在一旁的杨崇生也在妻子的感染下泪湿双目。

看着泣不成声的父母近在眼前,杨仁荣也顾不得在镜头前保持形象,一拥而上与父母抱在一团。



看着眼前的一幕无论是看热闹的网友,还是在现场的记者都不由得被他们感动,不管大家心里对杨仁荣的做法有多少成见,此刻都衷心地祝福他们这个三口之家可以幸福平安。

儿子回来了吴细女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为了以后能够看到儿子成家,她自己也愿意配合治疗。

对于吴细女终于积极起来的心态,无论是杨崇生还是杨仁荣都感到十分欣慰,同时主治医生对于听话的病人也感到十分顺心。

杨仁荣对于自己断联九年的事不避讳也不遮掩,他坦荡的在镜头前表示自己就是自尊心太强,同时又责任感太弱才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九年的经历教会了他很多,等到母亲好起来后他还是会回到西安打拼,不过这一次他会带着家庭的责任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但是,这份团圆却迟到了整整九年。

并不是所有人在面对相同困境的时候选择逃避,对于杨仁荣当年的做法,小编仍保持唾弃。

一个成年人,要学着承担责任。对此,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广西法制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推荐阅读
  • 随着各地考研初试成绩的陆续公布,考生们的心情也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但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不论初试成绩是高还是低,都是学生努力的最好证明。很多人常把高考比喻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考研又何尝不是呢?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考研的难度还要更高,竞[全文]
    2024-02-28 02:47
  • 今晚(2月1日)8点,广州市教育局关于印发《2024年普通高中学校体育艺术类特长生自主招生工作方案》的通知。刚吃完饭,来解读了。全文不发了,你们看文件没意义,主要看当中的“1个增加、4个调整和5个稳定”,尤其是1个增加和4个调整。一个增加这[全文]
    2024-02-02 02:43
  • 近几年,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 VR)越来越受欢迎。简单来说,该技术就是利用计算机图形系统和各种现实及控制等接口设备,在计算机上生成的、可交互的三维环境中提供沉浸感觉的技术,构造出一个虚拟的境界,[全文]
    2024-02-01 02:44
  • “大学生”直播乱象。王聪/作视觉中国供图1月11日,一名女博主通过某短视频平台招18-38岁女声音博主,引导直播间观看者加入粉丝群“试音”。2023年11月25日,一名自称大学生的短视频博主向大学生网友分享自己如何零基础拍摄Vlog稳定收益[全文]
    2024-01-17 02:15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广西法制网 gx.gzxinw.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